进博安保“父子兵”,每天隔几百米打招呼却没机会说话

  • A+
所属分类:国内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上海11月7日电(姚均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王烨捷)11月5日至10日,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沪召开。记者注意到,在进博会“安保层”的“内圈”,有一对“父子档民警”。两人执勤岗位紧邻进博会举办地“国展中心”东侧,相距仅几百米,却因为严格遵守执勤规定而只能隔几百米打招呼没机会说上话。

进博安保“父子兵”,每天隔几百米打招呼却没机会说话

  这父子俩是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公安分局闵行公安分局第四届进博安保工作第一安保工作组的严立青和严安。父亲严立青2004年从部队转业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儿子严安则在2020年也选择了当警察。

  11月5日上午10点左右,虹桥所民警严安从休息点前往苏虹路人行天桥东侧岗位与同事换岗,在上一段楼梯时,他远远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P5停车场,他的父亲严立青的岗位就在那里。

进博安保“父子兵”,每天隔几百米打招呼却没机会说话

  虽然都在第一安保工作组,但是两人的岗位一个在天桥上,一个在天桥下,临时休息点又相隔一条铁道,所以这父子俩在岗见面的机会并不多。而每日安保工作从早上7点直到深夜,回家后见面的时间也不多。

  从参加此次安保工作以来,父子两人只近距离见过一面。严立青经过儿子的岗位去就餐点吃饭。两人就互相打了个招呼,严立青问了儿子一句“吃饭了没”就匆匆走开了。

  据悉,严安原本在大学里学习的是环境设计专业,毕业后工作了两年,还是毅然选择从警。第一次报考警察时,严安顺利通过了笔试,但是体能不达标;第二次考试前,父亲有空就陪他跑步,瘦了20斤后,他成功成为了父亲的同事。

进博安保“父子兵”,每天隔几百米打招呼却没机会说话

  这已经不是父子俩第一次一起参加重大安保工作了。此前,因防疫工作需要,严安被抽调到闵行公安分局机场防疫专班,在浦东国际机场负责机场接待组工作,而父亲则在新虹派出所负责辖区集中隔离酒店的安保工作。两人一人在防疫“闭环”的前端,一人在末端。岗位不同,却都在为上海的防疫工作默默贡献。

进博安保“父子兵”,每天隔几百米打招呼却没机会说话

  前往就餐点的严立青路过严安所在的执勤点,看到儿子正在执勤,父子两人并没有多言,互相敬了一个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