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坟墓揭开黑暗一角 加原住民组织呼吁调查“60年代掏空”真相

  • A+
所属分类:国际

无名坟墓揭开黑暗一角 加原住民组织呼吁调查“60年代掏空”真相

□ 王一同

  当地时间11月1日,加拿大多个原住民组织联合呼吁,对加拿大历史上的“60年代掏空”真相进行全国调查。

  今年5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坎卢普斯印第安寄宿学校”旧址发现了215具原住民儿童遗体,此后在多地寄宿学校旧址中陆续发现了更多无名坟墓,加拿大种族灭绝的残暴行径就此掀开了黑暗的一角。与此同时,加拿大原住民另一个特殊的群体――“60年代掏空”,也逐渐为世人所知。

  无名坟墓接连再现

  今年5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坎卢普斯印第安寄宿学校”旧址发现了215具原住民儿童遗体,他们是加拿大最大的寄宿学校的学生。这一发现引发了全国愤怒,残暴行径更是震惊世界,人们要求进一步搜查没有标记的坟墓。

  此后两个月以来,多处类似的墓地浮出水面。萨斯喀彻温省“马里瓦尔印第安寄宿学校”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圣尤金教会学校”旧址附近在6月下旬分别发现751处和182处无名坟墓。据加拿大媒体7月12日报道,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个名为“库珀岛工业学校”的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旧址附近又发现了160多座没有标记的坟墓。

  为悼念逝者,坎卢普斯・塞维潘克族曾计划在9月30日“全国真相与和解日”前夕举行纪念活动,并向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发出了两份邀请函。然而,特鲁多并没有接受邀请,而是去了旅游胜地托菲诺度假。此举引发原住民领导人和各界人士的批评。

  10月18日,因没有接受原住民邀请参加首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的活动,特鲁多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坎卢普斯向当地原住民道歉,但是他却没有作出任何具体的承诺。

  据悉,加拿大联邦成立后,逐步建立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制度,试图强制“同化”原住民。“60年代掏空”是加拿大制定的一系列政策的总称,具体做法是允许儿童福利机构强行从原住民家庭和社区中把孩子带走,送给白人家庭收养或寄养到寄宿学校。这些政策从20世纪50年代持续到80年代。

  2015年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19世纪4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至少有15万印第安人、因纽特人和梅蒂人等原住民儿童被强制送入寄宿学校。

  要求进行全国调查

  原住民组织马尼托巴省基瓦蒂诺维・奥基玛卡纳、南方酋长组织、加拿大“60年代掏空”遗存组织的负责人在马尼托巴省首府温尼伯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60年代掏空”遗存组织主任凯瑟琳・勒格朗热说,之所以要求进行全国调查,是因为幸存者多次表示需要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把他们的经历公之于世,并找到让这些原住民家庭重新团聚的方式。

  南方酋长组织大酋长杰瑞・达尼埃尔指出,“60年代掏空”是加拿大为阻断和破坏第一民族家庭和社区联系而制定的暴力和愚昧政策的延续。这完全符合国家暴力的定义。

  原住民酋长联盟要求加拿大政府对其“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恶果负责”。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默里・辛克莱则认为,调查不能由加拿大政府主导,“以确保调查以正确的方式进行”。

  除了进行全国范围的调查,他们还要求得到正式道歉,以及设立一项长期基金来帮助“60年代掏空”的幸存者。

  据报道,原住民儿童被带离他们的家庭,有的甚至遭到隐形侵犯。2015年,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经过7年的查寻工作,起草了一份报告,详细列出了原住民儿童在当时联邦政府的政策下受到的虐待。

  司法诉讼令人失望

  当地时间10月29日,加拿大政府向联邦法院提起上诉,要求驳回此前加拿大人权法庭就原住民儿童福利赔偿所作的判决,当日晚间又表示将暂时搁置此上诉,与原住民组织进行谈判,寻求庭外达成协议。

  这意味着,这个长达14年、涉及约20亿加元赔偿金的司法斗争还将继续。

  加联邦法院于今年9月底作出维持加拿大人权法庭原判的裁决,要求联邦政府向2006年以来被以不恰当方式送交原住民保留地儿童保育机构托管的原住民儿童及其父母或监护人进行赔偿。

  加人权法庭于2016年裁定,原住民保留地儿童福利系统所获资助不足,原住民儿童受到加联邦政府系统性歧视。判决书认为,加拿大政府没有注意到把原住民儿童带离其家庭的后果,导致“引发痛楚与苦难的创伤和伤害”。

  人权法庭在2019年颁令,要求政府向2006年以来被以不当方式送交保育机构的每个原住民儿童赔偿4万加元。若家庭中不止一个孩子被送走,则每人追加2万加元。若其父母或监护人并无虐待孩子的行为,也可获每人2万加元赔偿。

  上述裁决涉及的原住民孩子约有5万人。据估算,加政府为此需支付20亿加元赔偿金。

  加官方10月29日表示,已向法院提起“保护性”上诉,但鉴于国际社会的批评之声,随后又称上诉将暂停。政府已与原住民儿童和家庭关怀协会、第一民族大会达成一致,暂停法庭诉讼,围绕赔偿和未来改革的资金进行商谈,并力争在今年12月之前达成协议。

  加联邦政府原住民服务部长、政府与原住民关系部长、司法部长在共同声明中表示,加官方一直承诺向受到当局推行的儿童与家庭服务政策所伤害的人们进行赔偿,以弥补过去的错误。在其上诉通知书中,加政府认为,以法庭令的方式规定赔偿金额的做法是错误的。

  原住民儿童和家庭关怀协会、第一民族大会全国酋长均回应表示,对政府将向法院提出上诉感到失望,但愿意给政府一个“有限的机会”以结束其歧视行为,并确保不再发生。

  对于自由党政府的这个决定,新民党党首贾格米・辛格通过社交媒体表示,“特鲁多先生决定继续与原住民儿童在法庭上争斗,令人失望,也是错误的。我要传达的信息非常简单:停止司法诉讼、向孩子们赔偿、结束歧视,坐下来与原住民领导人进行真正的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