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速度比想象的更快?

  • A+
所属分类:国际

全球变暖速度比想象的更快?

  由于气候变化,全球洪水和干旱等与水有关的危害正在增加。图为2021年9月5日,船只停泊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几近干涸的奥罗维尔湖上。

  新华社发

  深读 科技能见度

  “如果不采取果断行动,我们就是在浪费最后一次扭转局势的机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口中的“最后机会”,是10月31日到11月12日在英国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

  这次大会因疫情原因已经推迟了一年。其间,地球气候的最新“体检报告”发布:8月,由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的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报告《气候变化2021:自然科学基础》,通过对1.4万篇科学文献的引用梳理,进一步明确人类活动对气候变暖的影响“毋庸置疑”。

  2015年《巴黎协定》明确提出:到本世纪末,应把全球平均升温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2℃之内,并努力限制在高出1.5℃。而随后气象学家进一步研究认为,与升温2℃相比,1.5℃能够降低许多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风险,可以减轻陆地、淡水和沿岸生态系统的负面影响。而今年的“体检报告”则进一步警告,如果要将温升控制在1.5℃以内,必须进行立即、快速和大规模的温室气体减排。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王诗��

  策划:张志超

  此前低估了变暖速度

  《气候变化2021:自然科学基础》是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的第一部分,完整的第六次评估报告将于2022年完成。

  报告指出,气候正在迅速变暖。2011-2020年平均温升相比工业化前(1850-1900年)增高了1.09℃,2001-2020年较工业化前增暖0.99℃。

  IPCC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翟盘茂认为,这种增暖相当于全球每个地方都要升高1℃左右,而且陆地上增暖要远远大于海洋,因此全球的气候系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报告指出,2012年之后,全球平均气温急剧升高。数据显示,2016-2020年这五年至少是自1850年有仪器观测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2019年的二氧化碳浓度高于至少200万年来的任何时候,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的浓度也达到了至少80万年来的最高水平。

  这份最新的报告还指出,在此前的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里,低估了气候变暖的速度。

  例如,在第五次评估报告里,1986-2005年较工业化前增暖0.61℃,此次评估报告订正为0.69℃。翟盘茂解释说,由于数据发生了变化,此前极区数据的不足导致全球平均气温被低估,并且由于对气候系统观测的不断完善,观测资料和再分析资料的空间覆盖范围以及时间尺度明显扩大,海洋资料也被进一步订正,所以当前的数据更为准确。

  所有的证据更加清晰地表明,至少在过去的2000年里,自1970年至今的50年,是全球地表温度上升速度最快的。

  从“极有可能”到“毋庸置疑”

  《气候变化2021:自然科学基础》进一步明确,自工业化以来的气候变化主要是由人类活动造成的。与人类的影响相比,气候系统内部的一些变化和太阳活动、火山活动在数百年增暖当中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

  报告指出,人为温室气体排放是全球变暖的主因。人类活动正在使得包括热浪、强降水和干旱在内的极端气候事件变得更频繁和更严重。

  人类活动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冰川退化、1979年以来北极海冰减少和上世纪50年代以来春季积雪减少的主因。

  人类活动还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海洋增暖的主因,且人为二氧化碳排放是海洋酸化的主因。

  事实上,人类活动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气候变化,学界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在第五次评估报告里,人类活动与气候变暖的关系是“极有可能”;而今年的报告则表述为“毋庸置疑”。

  “从第一次评估报告到本次报告,人类对于气候系统变化的科学认知在不断加深。在全球变暖过程中,人类活动的影响逐渐被量化,人类活动的证据在区域尺度上也在不断进步。”翟盘茂指出。

  “人类活动是气候变化的原因,这已成为共识。”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周天军说。

  报告警告,在数百年时间尺度上,气候系统的一些变化是不可逆的,例如海平面上升和冻土圈缩小等,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控制升温的幅度来减缓不可逆的变化速度。

  努力限制在1.5℃还是2℃?

  2015年《巴黎协定》明确提出到本世纪末,应把全球平均升温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2℃之内,并努力限制在1.5℃。

  IPCC在2018年发表的一份特别报告指出,与升温2℃相比,1.5℃能够降低许多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风险,可以减轻陆地、淡水和沿岸生态系统的负面影响,更好地保护它们为人类服务的功能。

  在升温2℃的情况下,北极夏天完全无冰的情况每十年会发生一次;而在升温1.5℃时,这一风险降低到每百年一次。

  不久前发布的《气候变化2021:自然科学基础》预估,在未来几十年里,绝大部分有人口居住的地方都将出现更多、更强、更持久的极端高温。即使最终实现1.5℃温控目标,也无法完全避免这种风险。当全球升温1.5℃时,热浪将增加,暖季将延长,而冷季将缩短;当全球升温2℃,极端高温将更频繁地达到农业和健康的临界耐受阈值。

  报告强调,每0.5℃的增暖都会显著改变全球大部分地区极端天气与气候事件的频率和强度,包括极端温度、极端降水、台风、干旱等。

  “2℃较之1.5℃温升,类似热浪和干旱同时出现这种并发性的极端事件发生概率更高。”周天军表示。

  《气候变化2021:自然科学基础》警告,除非立即、迅速和大规模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否则将升温限制在接近1.5℃乃至2℃都将是无法实现的。

  报告指出,在下一个20年,全球平均温度的升高预计会在1850-1900年的水平上到达或超过1.5℃。如果迅速进行温室气体减排、并在2050年达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极有可能”令全球升温低于2℃,“多半可能”令升温低于1.6℃,并在本世纪末降低到1.5℃以下。

  ■链接

  地球“体检报告”来自IPCC的评估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和世界气象组织(WMO)于1988年建立,是评估与气候变化相关的科学的权威国际机构。

  IPCC报告作者团队来自不同地区,包括发达和发展中国家,以保证报告观点中立、平衡,同时不忽略特定区域视为重要的问题。报告的编写要经过数轮起草和评审。报告编写的最后环节是IPCC成员国政府的审议。

  在国内,由中国气象局牵头组织参与IPCC工作。从第二次评估开始,中国专家已连续四届担任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

  COP26要谈哪些事?

  COP26全称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是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气候相关会议。

  1992年,联合国在里约热内卢组织了一次名为“地球峰会”的大型活动,会上通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在该条约中,各国同意“稳定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以防止人类活动对气候系统的危险干扰。如今,该条约有197个缔约方。

  自1994年该条约生效以来,联合国每年都召集几乎所有国家举行全球气候峰会或“缔约方会议”。2021年本应举行第27届年度峰会,但由于疫情,原定于去年举行的会议推迟一年于今年举行――因此在格拉斯哥举行的会议仍称为第26届缔约方大会。从11月1日开始,正式谈判将进行两周左右时间。第一周包括政府官员的技术谈判,第二周举行高级别部长级和国家元首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