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灵山岛:“北方第一高岛”的绿色发展实践

  • A+
所属分类:国内

  光明日报记者 刘艳杰

  在东经120度09分和北纬35度46分的广袤海洋上,矗立着一座海拔513.6米、面积7.66平方公里的小岛,这便是我国北方第一高岛,也是山东省青岛市最大的有居民海岛――灵山岛。灵山岛位于黄海海域,距青岛西海岸新区码头9.2海里,常住居民2400余人。

  近年来,作为省级自然保护区,面对海岛保护难度大、保护性开发无经验可循的现实情况,西海岸新区政府围绕“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以争创“碳达峰、碳中和”区域性先行示范区为目标,推动传统海洋渔业、休闲生态旅游等产业不断升级,在边干边试中走出了一条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有机融合、协同发展之路。

  绿色海岛保护:生物多样性是灵山岛的生存发展之本

  从空中俯瞰,灵山岛宛如一块硕大的碧玉浮于海面,青翠欲滴。

  “灵山岛植被丰富,森林覆盖率超过80%,6种复杂地貌、423种植物造就了这里丰富多彩、独一无二的生态环境。”灵山岛省级自然保护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副主任姜霞介绍,灵山岛周边海域有100多种浮游动、植物;春夏之交,梭鱼、黑头鱼等鱼类洄游至此产卵繁殖;每年还有300多种候鸟途经此地,其中不乏国家濒危物种。

  “海洋、山林、鱼群、飞鸟……灵山岛能有这般模样,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姜霞说,除了出台一系列法规制度为“生态优先”保驾护航,灵山岛自然保护区还与新区人民法院共建了山东省首个海岛生态巡回法庭――灵山岛环境资源巡回法庭,为完善生态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提供司法保障。同时,设立“生态文明大讲堂”,邀请中国海洋大学、青岛农业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讲授生态保护知识,不断强化村民的环保意识。

青岛灵山岛:“北方第一高岛”的绿色发展实践

灵山岛风貌。灵山岛省级自然保护区供图

  为了给海岛减负,灵山岛自然保护区指定一家船务公司,明确建材、车辆等大型货物进岛流程,村民若有 需求,须提出申请并公示,签订承诺书和责任书,坚决杜绝多余的一块砖、一辆车进岛。

  1986年灵山岛开始实施退耕还林,迄今已还林3500亩。在退耕还林中,西海岸新区政府率先建立了海域海岛生态补偿机制,确保海岛居民有稳定的资金收入,有效调动了他们的生态保护积极性。

  如今,守护灵山岛成为每一个村民的自觉行动。在毛家沟村,有一棵800多年的老黄杨树,村民冯美玉告诉记者,这棵树是所有村民的“宝贝”,个别游客为了拍照方便会有一些拉拽枝叶的行为,村民看见了就会马上过去制止。

  姜霞告诉记者,如今,灵山岛的生态保护已经有了质的飞跃――灵山岛智慧生态管护平台上线后,可以通过大数据、无人机以及高分辨卫星遥感影像、AI智能等智慧化方式,实现整个岛屿的全方位、全天候管护。

  蓝色产业发展:聚焦海洋牧场,发展生态旅游

  灵山岛既是生态岛也是旅游岛,每年约有12万游客登岛游玩。随着养殖业、捕捞业、旅游业的逐步兴起,当地居民纷纷开起了农家宴、民宿,各类投资者也纷纷登岛。目前全岛已建成两家海洋牧场和165家特色民宿,生态旅游集聚效应逐步释放。

  “养殖业和捕捞业曾是岛上居民最主要的创收方式。但传统的粗放型渔业生产会使海域生态受损、资源衰退,生产方式亟须升级。因此,在保护生态、涵养资源的同时,大力发展现代海洋牧场成为灵山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一环。”灵山岛乡村振兴工作队队长兼灵山岛党工委副书记�饲煲陡嫠呒钦撸�在灵山岛附近海域,他们大力发展人工鱼礁、底栖渔业。目前,已构建人工鱼礁58000余空方,通过持续增殖放流,力争到2025年产量突破380万公斤。

  同时,为了破解灵山岛民宿、渔家乐业态标准不高、发展不均衡等问题,灵山岛自然保护区还成立了生态旅游业协会和渔家乐协会,引进高端民宿,促进有序竞争。

  “岛上投资不容易,投资成本大概是内地的3倍左右,我现在已经投了2000多万元。我看好灵山岛的生态环境,这里的发展适合打‘持久战’。”在沟南崖村,记者见到了“水灵山舍”民宿老板孙明明,喜欢海岛生活的她从城市来此扎根,承包了数百亩海域做海洋牧场,还租购改造了沟南崖村的传统村落做主题性民宿,成为旅游产业的带头人。

  桑吉尔多民宿也是落户灵山岛的高端民宿之一,从美国留学回来的主管荆晓明告诉记者,今年黄金周,他们的11间客房都订满了,价格从900多元到1680元不等。虽然价格不低,但灵山岛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很受游客青睐。“海岛旅游嘛,即使不出门,对着大海发呆也是极好的。”荆晓明说。

  在产业振兴的同时,灵山岛一直坚持进行“双碳”探索。“我们对全岛的农家乐、渔家宴、渔船、机动车等进行了清单制定、本底调查、碳排放核算,大力推进清洁能源取暖、光伏发电、垃圾分类等新体系建设。”�饲煲端担�目前,他们正在探索推广使用潮汐能,优化新能源供给方式。

  红色党建引领:从居民出岛办事到政府进岛服务

  民生服务保障滞后曾是影响灵山岛宜业宜居的主要障碍。

  为了破解这个难题,近年来,灵山岛自然保护区坚持党建统领,建立了“保护区党工委统筹部署、新村党委整体推进、网格党支部贯彻落实”三级组织架构;创新实施“3+2”工作机制,即班子成员每人轮流进岛工作3天,工作人员每周在岛外工作3天、岛内工作两天,变居民出岛办事为政府进岛服务。

  2020年,灵山岛自然保护区帮办代办服务站成立,政府为海岛居民量身定制了多项服务清单,居民可通过帮办、代办、预约办、咨办和柜台等多元化服务方式完成事项办理。

  “现在老百姓办事方便多了,很多事项不用出岛就能办好。”服务站工作人员唐亚男告诉记者,像商户的证照办理,可以实现不出岛受理、不见面审批,税票也可以代开代办。

  2021年2月,投资20余万元的灵山岛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也投入使用,岛上500多名老人成为直接受益者,其中就包括85岁的李文校。李文校是独居老人,养老服务中心每天都会安排服务员上门打扫卫生、做饭,陪老人聊天,帮老人取药,还为他签约了家庭养老床位。

  海岛要保护性发展,势必会将很多高能耗项目拒之门外,减少就业机会。为了给岛内居民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灵山岛自然保护区以党组织联建共建为纽带,搭建收益平台,为居民释放红利。比如,先后与青岛市环保局、西海岸新区海渔局、农业农村局等部门的7个党组织签署联建共建协议,签约落地了海岛生态修复、灵山岛路岛交通码头改扩建、海水淡化等20余个海洋生态项目;建成并运行海岛岸线生态观光园,新增就业岗位150余个,集体年增收近50万元。

  国家级海洋公园、全国林草科普基地、全国首批地质文化村镇……在“生态优先”的发展理念下,灵山岛有了越来越多的“身份标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正在这里一步步实现。

  《光明日报》( 2021年11月10日 04版)